主辦單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員會
首頁 | 頭條 | 要聞 | 高層 | 政法 | 掃黑除惡 | 隊伍建設 | 全國動態 | 市縣動態 | 黨風廉政 | 法學會 | 法院 | 檢察 | 公安 | 司法 | 政法文化
中國長安網 江西政法網群:
政法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政法文化 > 內容
萍鄉市安源區檢察院開展“七一”向黨旗宣誓活動
來源:江西政法網 作者:文:劉夙 圖:姚衛東 時間:2019-07-02 瀏覽字號:[ ]

向黨旗宣誓

7月1日,萍鄉市安源區人民檢察院組織黨員干警到秋收起義軍事會議舊址開展“七一”向黨旗宣誓活動,慶祝中國共產黨98歲生日。

講黨課

“軍叫工農革命,旗號鐮刀斧頭。匡廬一帶不停留,要向瀟湘前進。地主重重壓迫,農民個個同仇。秋收時節暮云愁,霹靂一聲暴動。”走進舊址,毛主席當年創作的《西江月·秋收起義》木刻牌匾赫然映入眼簾,將大家的思緒帶到1927年崢嶸歲月。大家參觀了秋收起義戰士的簡易臥室和武器,了解了革命先輩們不怕犧牲、艱苦奮戰的感人事跡。

參觀展出文物

在舊址大廳,該院黨組書記、檢察長張銘謙為全體黨員上了一堂黨課,教育在座的黨員干警要牢記共產黨員的初心使命,傳承革命先輩英勇獻身的擔當精神,堅守檢察崗位做貢獻、立新功。在舊址大門前,該院黨組書記、檢察長張銘謙,帶領全體黨員面向黨旗莊嚴宣誓,重溫入黨誓詞,“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身,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堅定的宣誓聲,激蕩在舊址廣場,激勵著黨員干警銘記入黨誓詞,不忘初心葆本色,牢記使命再出發。(文:劉夙 圖:姚衛東)

時代背景:

大倉會見

——井岡山斗爭時期,毛澤東與袁文才第一次重要會見

1927年10月6日,毛澤東(毛委員)與袁文才在井岡山下的寧岡縣大倉村會見(2000年5月11日,撤縣并市,由井岡山市管轄,現為井岡山市荷花鄉大倉村)之所以叫大倉村,因村后有“倉庫山“而得名。參加會見的人員有:秋收起義部隊中的毛澤東、何挺穎、宛希先、張子清、曾士峨、陳浩等人。寧崗縣農民自衛軍中有袁文才、李筱甫、陳慕平、周桂春、蘇蘭春等人。雙方在村前石拱橋上見面后,一起步入村中的林家祠堂里聚談。之后,毛澤東和袁文才二人在林鳳和家吊柱樓里長談。

毛澤東(毛委員)

毛澤東的偉人風范,淵博學識,讓袁文才折服,雙方達成了工農革命軍在井岡山落腳,共同開展湘贛邊界武裝格局斗爭共識,1927年10月7日,袁文才打開山門,迎接工農革命軍進駐寧岡縣農民自衛軍的大本營茅坪,為創建井岡山革命工農革命軍在茅坪根據地創造了有利條件。

袁文才

袁文才(1898年——1938年)江西井岡山(原寧岡縣)茅坪馬源坑人。1926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早年投奔綠林“馬刀隊”。袁文才雖為早期中國共產黨黨員,但當年對毛澤東秋收起義部隊了解甚少,不太情愿打開山門迎接毛澤東的部隊進駐井岡山,擔心毛澤東的部隊會擠占自己的地盤,故手書一信,婉拒毛澤東進山。“毛委員:敝地民貧山瘠,猶江池難容巨鯨,片林不棲大鵬。貴軍馳騁革命,應另擇坦途。敬禮 袁文才 民國一十六年九月”字里行間,可見袁文才雖只有初中文化,但文筆尚可,引經據典,書法有一定功底。更有意思的是,全國解放后,袁文才這一封寫給毛委員的親筆信,在湖南長沙廢品收購店,夾在一本舊書中被人發現了,這是革命烈士袁文才唯一存世的珍貴墨寶。

望紅臺,大倉村與外界聯系的唯一小路。

當年,袁文才不了解毛澤東秋收起義部隊,曾在望紅臺等處增設暗哨。

秋收起義部隊開拔井岡山,袁文才任龍岡縣農民自衛軍總指揮,贛西農民自衛軍副總指揮,中國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十第二團團長,紅四軍32團團長、軍委委員,湘贛邊界工農兵主席、政府主席和湘贛邊界第一屆、第二屆特委委員,紅四軍參謀長等職。1930年2月,他被錯殺于永新縣城,令人扼腕嘆息。

橫江橋,歷史悠久。始建于清道光丙申年。

大倉歷史性會見,不得不提一位重要參與者和見證人——蘇蘭春。蘇蘭春,江西井岡山市人(原寧岡縣),在井岡山斗爭時期,她曾任寧岡縣古城二區工農兵政府文書,東南特委團支部書記。

1927年10月6日,毛澤東一行7人在橫江橋下馬駐足,并沿村口的卵石路,步入村中。

蘇蘭春生前回憶道:“大倉會見是寒露節前兩天,毛委員是由古城至龍市,由龍市經茶梓沖進來的。共來了7人五匹馬,有的穿大衣,有的穿長衫,毛委員披了一件大衣。袁文才當時不了解毛委員的部隊,心里有點怕,預先在林家祠堂埋伏20多人,20多條槍,這20多個人始終沒有給毛委員發現。袁文才、陳夢平、邱凌岳、李筱甫等人則在林家祠堂門口石橋上等候毛委員。在石橋上看得很遠,如果發現毛委員帶兵來便命令祠堂里的人馬準備戰斗,后來見毛委員只帶了幾個人來,便迎了上去,一直帶著毛委員一行來到林鳳和家,吳石生在門口殺豬迎接毛委員。之后,毛委員和袁文才等人在林鳳和家的吊柱樓上吃著瓜子、花生,邊喝茶邊談話。

在袁文才安排下,村民在林家祠堂門前殺了一口肥豬,

以鄉村最高禮儀迎接毛委員,“鴻門宴”變成了同心宴。

會見那一天,毛委員在林鳳和家吃的中飯,他和袁文才從上午10點談到太陽快落山。離開林鳳和家時,袁文才給了毛委員1000塊大洋,其中袁文才自己出了200元,在馬源坑鐘家借了300元,在林鳳和家借了500元,毛委員還決定贈送100條槍給袁文才。

寬敞明亮的林氏宗祠大廳,袁文才曾在祠堂里埋伏了20名槍手。

1930年2月,因袁文才、王佐被錯殺,他們的部隊被解散,井岡山根據地失守。蘇蘭春潛回家中替人打短工,躲避紅軍、白軍雙方抓捕,幾年后才擺脫險境。由于蘇蘭春參加過井岡山斗爭,回家后又沒有變節行為,50年代在寧岡縣民政局從事軍烈屬優撫工作,1990年5月在大廟家中去世,享年85歲。

林鳳和家的吊柱樓,毛澤東與袁文才在此長談。

當年,黨內斗爭殘酷無情,錯殺了袁文才、王佐等一大批自已同志,以至于1955年開國元勛授銜儀式上,只有一位井岡山籍賴春風被授開國少將軍銜。賴春風(1913——1993),江西寧岡人,1928年參加工農革命軍;文革前任廣州軍區副參謀長,文革中受林彪反黨集團的迫害,平反后任廣州軍區顧問;1993年1月1日,在廣州不幸病世,終年80歲。

林鳳和家,毛澤東、袁文才等人在林家吃了中飯。

說來也巧,我在荷花鄉大倉村革命舊址前,遇見賴春風將軍的倆女兒。大姐曾在廣州軍區戰士報社工作,二姐曾在廣州軍區醫院工作。姐妹倆很有孝心,專程來大倉村瞻仰父輩曾經戰斗過的舊址,回訪捐贈家鄉的“春風中學”。大姐熱情地告訴我們:“春風中學“培養出來的學子,有的參軍后已是團職干部了。

林鳳和院內的兩棵桂花樹。

毛澤東七人進入林家大院時,見到兩棵桂花樹贊不絕口說道:“真香、真香,沁人心脾啊。”林鳳和高興地對毛澤東說:“這是我結婚時栽的貴人樹,今天果真貴人臨門了。”

大姐在談及父輩井岡山斗爭時,深情地說:父親14歲參加袁文才的贛西農民自衛軍。1928年5月,朱毛紅軍龍市會師后,袁文才所部被改編為紅四軍32團。父親也成為一名紅軍戰士,并擔任傳令班班長,此時他還未滿15歲。毛委員在井岡山調查研究的時候,聽不懂客家話,父親便擔任了毛委員的向導和翻譯。

1930年2月,袁文才、王佐在永新縣被錯殺后,父親等人被關押起來。當時,因為我父親年齡小,而且只是班長,被關押教育了三天就放了岀來。因此,有不少人遭此挫折后,對革命失去了信心,或回家務農,或反水投奔了國民黨。而我父親仍留在了紅軍隊伍,參加了著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成長為一名堅定的共產主義者,我軍優秀的軍事指揮員。”

最后,真心感謝賴春風將軍的女兒賴大姐對此文所作的修改,對此文她多次提出了寶貴意見!(圖/文:姚衛東手機隨拍)

主辦單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員會

備案編號:贛ICP備17006429號-1

聲明:江西政法網 © 版權所有
fc台湾麻将